无忧美文

无忧美文

散文精选-家庭,一个把权力阶级与控制剥削正当化的场所 经典美文

散文精选-家庭,一个把权力阶级与控制剥削正当化的场所

文/不如。扭扭

写了父权制下的爱情和心理咨询之后,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家庭,一个伴随着我们出生,牵绊我们一生的话题。

在很多人的心中,家庭是一个充满信任和爱的场所。而我觉得除了(可能存在的)爱和信任,家庭中还存在剥削与控制。而正因为我们对家庭的滤镜,才无法看清其中的剥削与控制,这常常让我们坠入到痛苦却说不出的囹圄。

而对家庭中剥削与控制的分析,会帮助我们看清我们痛苦的背后是什么。

我们今天讨论的家庭主要指的是我们与父母的小家庭。根据我的观点,我需要回答两个问题:①家庭中是如何体现权力阶级和控制剥削的②家庭又是如何将权力等级和剥削正当化的。这一篇我要回答的是第一个问题。

家庭中是如何体现权力阶级和控制剥削的?

我们以爸爸妈妈儿子女儿四人的标准家庭为例,在这样的四口之家存在着两种不同标准划分的权力阶级结构,一种是我们熟知的*别,另一种是长幼,即父亲——母亲,父母——儿女,父亲控制(剥削)母亲,父母控制(剥削)儿女。

·父亲控制(剥削)母亲(婚姻中的男*控制女*)

我想没有比恩格斯的“婚姻保证了男*合法拥有奴隶的权利”这句话,更能说明婚姻中男女之间的阶级对立,以及婚姻中的男*特权与女*失权。

男*通过婚姻,巧妙的将本属于女*的生育权掌控在手里。他以及他背后的家庭决定了生还是不生,生几个,孩子跟谁姓。当然有的时候连婚姻这一形式都不需要,男人就能直接抢走女人的孩子,比如魏圆圆案,双方没有结婚,男方仍然可以抢走孩子的抚养权。

不仅是生育权,婚姻中的女人连基本的人权也不配完全享有。国内家暴案的立案率低和杀妻案的频繁出现,以及国内立法对于家暴和杀妻量刑上的偏袒,已经说明了沾了婚姻的女*,人权都要打骨折。

·父母控制(剥削)子女

说到父母对子女的控制,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父母对孩子的家暴。

那么是谁赋予了父母打孩子的权力?根本原因在于父母与孩子的地位不平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①从体型上和力量上来看,未成年的孩子比*的父母弱小。强者打弱者,即使弱者想要反抗强者也打不过。②孩子需要依靠父母经济上的供养,才能生存。

另外一个表现就是*婚/*生孩子,主要是对女儿的*迫。在父母想要女儿结婚的情况下,女儿即使表达了近期没有结婚的打算或者没有意愿结婚,父母仍然会用各种手段来*迫女儿结婚。这样的*婚实质上是在宣告父母在家庭中的的权威*和控制权,在抹杀女儿的意愿和意志,意思是说“这个家里我说了算,你得听我的”。

·家庭中的权力序位

根据以上的信息,如果我们把家庭成员按照权力阶级排序,会得到一个这样的权力序位:父、母、子、女。很显然,母亲、子女天然的处于权力的低位,子女是低位的低位,女儿是低位低位的低位。当然每个个体家庭的权力序位不可能完全一致,但是不变的是家庭内部存在的阶级(等级)*。

我们可以预见到的是,当女*出生时,便落入了失权的境地,处于家庭权力地位的底层。小时候被父母打压控制,长大后如果选择结婚,就要面临丈夫的剥削控制。如果生孩子当了妈妈有了点母权,才可以剥削控制比她更弱小的存在——孩子。

而男*虽然在出生时也处于权力低位,但是仍然能比同时出生的姐姐妹妹获得更多的资源。等他长大后娶了老婆,就获得了一个奴隶,奴隶还会给她生小奴隶。如果说不用付出什么努力,就能立马获得阶级的晋升,对男人来说肯定是娶老婆和生孩子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儿子对父亲的继承,决定了儿子对父亲的认同,决定了儿子和父亲战线的一致*。

·如何维护家庭中的强者杀害弱者的权力——虐待罪

我们再聊聊家庭成员之间的立法——虐待罪,虐待罪听起来和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没什么关系,我说一个案子,大家就能明白其中的关系了,那就是著名的董珊珊家暴案。2010年,董珊珊因为家暴在多次报警的情况下,被丈夫王光宇殴打致死,王光宇被判处“虐待罪”(不是故意杀人罪),仅判处六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那虐待罪是个什么呢,为什么家庭成员之间的杀害不适用故意杀人,而是虐待罪?

虐待罪是指经常以打骂、禁闭、捆绑、冻饿、有病不给治疗、强迫过度体力劳动等方式,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进行肉体上、精神上的摧残、折磨,情节恶劣的行为。

大多数只要是涉及到家庭成员之间的杀害,都会优先判处虐待罪,而非故意杀人。

再来看看虐待罪和故意杀人刑罚上的不同,虐待罪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也就是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故意杀人则要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也要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感受到这两者的差距了么?除了婚姻里丈夫对妻子的虐待,我们还可以联想到父母对孩子的虐待,以及*子女对年老父母的虐待。我们会发现家庭中的虐待都是强者对弱者的虐待,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虐待罪保护的是家庭成员中的强者(杀害弱者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