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美文

无忧美文

我们想结婚,但并不恨嫁 爱情文章

文/爱打盹的猫

昨天倒啦在我家附近看房,就约我在附近吃下午茶。见面之后她张罗要逛街买衣服鞋子,这些年她为了买房过的很清贫,因为相亲才开始用力打扮自己。倒啦之前一直宣称要自己过一辈子,现在很迫切地希望老天给他安排一个正常人,去过两个人的平凡日子。

我们在blue Erdos呆了很久,新上的系列剪裁时尚了许多。她在试衣间试一堆衣服,试一件就出来“凹着锁骨、翘着*”地照镜子,柜姐又递过来一件黑色的裙子,她嫌弃地推开,“我这个岁数只想穿少女的颜色,粉嫩的,一眼看上去就像20岁的。“

柜姐特别迷惑地看着我俩,就像是看着逛*玩具店里要买芭比娃娃的奇葩。

倒啦转过头让我看看她这身金丝背心和阔腿裤怎么样,我皱了皱纹头,“你是要找工作吗,找男人弄这么严肃干嘛?”

“你约会的时候没有不知道要穿什么的时候吗?”她还是继续拧巴地在镜子前面左摆右摆。

我转着挑自己的衣服,“没有,我没有特别的约会过。缘分都不是自己安排好的,不过送上来的也不都是好缘分,也有大把的渣男绿茶女。都是陌生人,也没必要一开始就特别认真。”

倒啦最后还是买了好几身特别御姐的衣服,以防男人凑不上就继续和工作相依为命。后来我们去星巴克坐了一会,她让我给她介绍优质男人,又摇摇头表示算了。我说,“如果能用财富、*格、外形就能把人配对的话,就不会有单身了。”

我问倒啦为什么突然想结婚,还这么风驰电掣,她说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只是过够了单身的日子,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

算上倒啦,已经有十多个姑娘要我介绍男生给她们认识,可一问到喜欢什么样子的男生说出来的那些形容词都让我觉得她们是想找个算命先生,“要有感觉的”,“和心意的”,“钱不用太多”,“聪明开朗话多的”。所以介绍对象都是伪需求,着急结婚也是一个口号,她们都还像从前自洽地生活着。因为结婚对女生来说,真的是一个需要深思熟虑,下定决心的事情,因为男人很多,嫁人并不难,难的是是否自己心甘情愿去接受以后不管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年轻或衰老,都还能负重前行。

大喊了很多次要结婚并不表示我们着恨嫁,也不要把未婚的女*称呼为剩女。我们只是还在依依不舍地和单身告别,在担心未知的同时不断地质疑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也不断地督促自己调整状态、改变一些奇怪的个*,努力朝着人间正道的方向前进。

但要结婚是真的,不是说说而已。从单身无所谓到必须结婚的转变可能只需要花一秒钟,也没有什么矫情的理由,只是认清了人间的真相而已。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想一个人死去,不想死后一个人孤零零地支一个牌子等上千百年再轮回。我们希望不管是谁先走,另外一个人都会缕着对方的头发,亲亲额头说“亲爱的,不要怕,我马上就过陪你了,我们那边见”。所以在我们经历够了差不多的暧昧、热恋和分手后,会特别希望能有个人和我们一起长久地体验人生的后半场,一起挑战育儿生娃,学着做一家人。我们今后会吵架,我们会无数次有一拍两散的念头,我们会因为生活太酸涩而唉声叹气,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消化在睡在熟悉的人身边,希望都会重新出现在我们共同醒来的清晨。

不过并不是想结婚就是对的,因为想用爱战胜一切生活琐碎,一股脑热血就去扯证的婚姻是把幸福交给了荷尔蒙和肾上腺素,而不是交给自己。

昨天晚上听到王菲唱《人间》,小时候觉得很丧的爱情,原来句句真理。“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天大地大,世界比你想象中的朦胧”。

感情的事情,没有绝对和标准。但婚姻有,标准在我们心里。

最后,但愿你会懂,该何去何从。